当前位置:首页 > 金沙现金网

金沙现金网

参观徐志摩故居有感

发布日期:2014-12-24 浏览:

2014年11月25日市精中机关一支部、第一和第八党支部组织全体党员社会实践活动,以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和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坚持实践育人、德育为先的理念,结合支部的特点,参观了徐志摩故居。我们以“走近徐志摩,感悟诗意故居”为主题,体验老一代诗人的崇高境界,以促进支部党员对伟大诗人的缅怀,让党员对老一代诗人有着感同身受的认识。

伴着海宁秋末的些许凉风,绵绵的细雨中我们来到了位于硖石镇的徐志摩故居。这是一幢砖木结构的两层楼房,外观是间隔着红砖线条叠砌的青灰色砖墙,散发着20年代特有的建筑情调。清幽的院子里游客并不多,没有了旅游旺季的熙熙攘攘,我们可以更真切地感受到文人故居淡雅的书香气息。

踏进正门,穿过天井,前厅及厢房底层有中式廊檐,雕梁画栋,厅堂地面铺着德国进口的彩色地砖,明艳华丽的色彩折射出当年主人不俗的品味。天顶装饰考究的多重阴角线条,中西合璧,别具一格。屋正中有启功先生书“安雅堂”的匾额,还有臧克家的墨宝。我们随导游进入一楼一侧厢房,开始进入诗人幼年,童年,直到他中年乘飞机不幸在济南党家庄附近遇难的人生路程......

徐志摩是徐家的长孙独子,自小过着舒适优裕的公子哥的生活。小时在私塾读书,十一岁时进硖石开智学堂,打下了古文根底,成绩总是班里第一。1910年考入杭州府中学堂,1915年考入上海浸信会学院,并于同年与富商之女张幼仪结婚。生性好动的徐志摩并没有安心念完浸信会学院的课程,1916年秋,离沪北上,到天津的北洋大学的预科攻读法科。翌年,北洋大学法科并入北京大学,徐志摩也随着转入北大就读。在北方上大学的两年里,他的生活增添了新的内容,他的思想注入了新的因素。在这高等学府里,他不仅钻研法学,而且攻读日文、法文及政治学,并涉猎中外文学,这又燃起他对文学的兴趣。1918年8月14日从上海启程赴美国留学,美留学期间获得了广泛的哲学思想和政治学的种种知识,同时也逐渐将兴趣转向了文学。这期间他认识了英国诗人狄更斯,并由狄更斯推荐进入康桥大学皇家学院,徐志摩在英国也住了两年,在英国,尤其是在康桥的这段生活,对他的一生的思想有着重要的影响,是他思想发展的转折点。在康桥,他深深感到“大自然的优美,宁静,调谐在这星光与波光的默契中不期然的淹入了你的性灵”(徐志摩:《我所知道的康桥》)。

深受西方自由文化影响的徐志摩于1922年3月与原配夫人张幼仪在德国柏林离婚,4年后和京华名妹陆小曼在北京结婚。诗人的“婚变”,当时在内不为老父所容,在外不为一般社会舆论所谅。他于是萌生“归隐”之念,于1926年11月16日偕新婚的陆小曼返回故乡,打算在这里度过隐居著书的生涯。但不足一个月,军阀的争战击毁了诗人月下伴美的隐士梦,仓促走避沪上。展厅中有两件展品最为人瞩目:一件是徐志摩在济南党家庄遇难时的报道,这则消息曾震动了中国文艺界。另一件就是徐志摩与陆小曼结婚时,梁启超为他们所写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婚礼证讯词》。词中这样写道:“志摩小曼皆为过来人,希望勿再做过来人。徐志摩,你这个人性情浮躁,所以在学问方面没有成就。你这个人用情不专,以至离婚再娶……陆小曼,你要认真做人,你要尽妇道之职,你今后不可以妨害徐志摩的事业……你们两人都是过来人,离婚后又重新结婚,都是用情不专,以后要痛自悔悟,重新做人,愿你们这是最后一次结婚!” 斗转星移,沧桑巨变,如今看这婚礼证讯词,感觉除有旧时师道威严的影子之外,仿佛还能触摸到徐陆二人冲破层层阻力、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不易和艰辛。然而这段婚姻却一波三折,婚后他们并不十分幸福。由于家庭的反对,父辈断绝其经济支持,徐志摩作为教师的薪酬远远满足不了陆小曼奢靡的生活,徐志摩本性善良,为此他更加努力工作,为增加收入,接受北京大学的兼职而奔波于京沪两地,为英年早逝埋下了伏笔。1931年11月,诗人在搭机赶往北京途中飞机失事,结束了其短暂的一生。

即便如此,诗人在文学方面的成就至今依然值得后人追念。他创作诗集4部,散文集4部,小说集1部,剧本1部,译作5种,以及信札、日记4种。其诗文多发表在《友声》(杭州一中校刊)、《努力周报》、《改造月刊》、《晨报副镌文学刊》、《语丝周刊》、《南开月刊》、《小说月报》、《时事新报·学灯》、《现代评论》、《新月月刊》、《独立评论》、《人间世月刊》等杂志上。纯净、真实、热情的他具有天才诗人所具有的一切气质,一生创作了许多诗歌,从形式上看徐志摩诗歌具有内在外在高度统一的美感。格律方面,徐志摩的探索阻止了新诗过于散漫,内容流于肤浅空泛之弊从而使内容更有节制思想跟有深度。例如其《沙扬娜拉》和《再别康桥》都是经典之作。正是由于他的诗中带给人的美轮美奂的意境给世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直至今日仍影响至深。

参观完二楼徐志摩和陆小曼新房和浴室,我们带着赞美和遗憾走出徐志摩故居,回首又望,人逝楼在,小楼历经七十多个春秋,诗人的浪漫情怀和温柔情调定格在这中西合璧的香巢里。对于来世,诗人曾说:“顺著我的指头看……去到那理想的天庭——恋爱,欢欣,自由,辞别了人间,永远!”他不知道他短暂的一生实际在中国文学史的上空华丽的划过绚丽的光芒供后世瞻仰和赞美!

                                                                                                                                                                               一支部-王凡

                                                         

上一篇:羽毛球活动成为职工参与区域党建活动的新桥梁
下一篇:来自“幸福妈妈读书会及支持者”的捐赠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Copyright ?2013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     沪ICP备09022636号-3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749号